《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芙蕾达:我的漂亮不是徒有其表_

2017-04-19 13:19

实际上,在不是他执导的那几集当中,由于剧本是他写的,而且前三集中Jas这个角色也是他导演的,所以有很多次他都跟我们一起讨论角色,但他从来没对萨姆·米勒的导演方式指手画脚过。我知道这需要很大的自控能力才能说出,“没事,虽然剧本是我写的,但咱们还是要听萨姆·米勒的,他跟我一样优秀,按他说的做就好。”而他亲自执导的那几集里,他可以说是事必躬亲,他会提醒我们人物的出发点,告诉我Jas这个角色以后可能会发展成哪个样子,这样我们才能跨过剧情与现实年代上的鸿沟。   

Mtime:这部剧有一个地方让我感到比较意外,它是从被警方定义为恐怖分子的一群人的视角来讲故事的。可能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但Jas和Marcus的确是在犯罪。你们拍戏的时候内心有没有挣扎呢?会不会觉得以这么同情的态度来演绎他们的故事比较危险?   

芙蕾达·平托:我觉得名气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让我有能力选择自己要做的事,也可以对不喜欢的事情说“不”,而且我有勇气赋闲一段时间,这次我就休息了两年半呢,只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事我才会去做。很显然,我是以非常积极的态度看待名气的,我不想去关注那些负面的东西,比如人们会说,“哦,芙蕾达·平托最近没什么消息啊,怎么回事?她的私生活怎么样了?”这些流言蜚语都是名气的另一面,而我选择忽视这些。如果你能控制自己不去在意这些东西,那它们是很容易被你忽略的。Mtime:现在你在世界各地工作,你会把哪里当成“家”呢?   

Mtime:名气给你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芙蕾达·平托:会的,当然会。涉及到表演方面的问题时,他会亲自去指正。不论你要花多长时间找状态,他都会耐心等你。他赋予演员们很大的力量,他们可以问任何跟角色有关的问题,可以花很多精力去研究角色。同时,他还会让你先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表演。所以他并不会说,“要按我说的来。”这样的话,这方面他还是很好合作的。   

当然,我也喜欢玩,所以我也跟他说了我喜欢做的一些有意思的事。但我一直很关注人权、人们的境遇这方面的事。因为我父母教育我要积极参与文化活动,要有政治敏感性,要以更具政治性的眼光去看待世界上发生的事。

芙蕾达·平托: 当然有。缺乏信念和勇气任何一种东西我都不可能走到今天。而且我觉得约翰·莱德利让我来演这个角色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问了我奋斗的动力是什么。我热衷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基于权益的,是人权和平等让我充满奋斗的热情。   

你所做的每一个选择,不论你做决定时是在巨大压力之下还是在放松的状态下,都会有相应的后果。所以,现在的问题是,Jas和Marcus做的决定究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还是能让他们获得足够的重视以实现自己的目的?剧中人物必须采取暴力行为吗?还是说他们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碰巧手段涉及到暴力因素了而已?这些问题都要多看几集剧才能知道。所以我不会把剧中的角色称为恐怖分子,他们远没有那么激进。

芙蕾达·平托

Mtime:做导演的时候。他会不会在发现不对劲的东西之后主动说,“虽然跟我剧本里写得不太一样,但咱们还是调整一下吧。”? 

芙蕾达·平托:(大笑)我觉得如果我见过的所有影视公司负责人都隐身坐在我房间里,他们肯定会听到我向朋友或者经纪人说那句台词。

芙蕾达·平托:最近我在洛杉矶安家了,因为我在这里的时间最长,朋友们也都在这儿。但家乡肯定还是印度,这是毫无疑问的。就目前而言,洛杉矶就是我的家了。    

后来我们一起交流自己的故事,说起各自热衷的事业,当然也探讨了Jas这个角色,然后我们就意识到我们的想法非常一致——我俩注定要一起合作,就算不是这部剧,也要找其他机会。约翰是一个非常细心的编剧和导演,所有事都逃不过他的双眼。所以在片场的时候,就算只有一支笔被碰到了镜头外,他都会去拿回来。他就是这么细致,一个纰漏都不放过。   

据时光网报道,芙蕾达·平托在2008年凭借奥斯卡获奖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夜成名,这部由丹尼·鲍尔执导的活力四射且浪漫美好的剧情片讲述的是一个年轻印度男孩(戴夫·帕特尔饰)的故事,他的生活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原本只是一个生活在贫民窟的人,却在参加一个非常著名的答题游戏并赢得了几百万美金的奖金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芙蕾达·平托:其实我跟约翰很早就见过面了,是去年三月份的时候,当时他还没想着找演员这事儿呢。在剧本还没完全写好的阶段我就对这个故事表现出了兴趣,这让他觉得挺吃惊的。   

这部小制作大反响(该片在全球收获了三亿七千八百多万美元的票房)的电影让平托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很快她就获得了跟知名导演一起合作的机会,比如伍迪·艾伦、朱利安·施纳贝尔、迈克尔·温特伯顿和让-雅克·阿诺。   平托出生于孟买,成名之后的她选择了跟许多同龄演员们不太一样的路,她接演的作品较其他同龄演员而言更有选择性。而且,平托用自己的作品打破了其他国家电影中印度女性的刻板形象,同时,她还一直积极致力于促进人道主义事业。新迷你剧《游击队》由曾获得过奥斯卡奖的编剧约翰·莱德利(《为奴十二年》)执笔,由英国Sky Atlantic电视台和Showtime电视台联合发行,平托在该剧中饰演女主角Jas Mitra。剧情设置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伦敦,当时正是英国近代史上政局最动荡的一段时间,三位主人公自身则处在一段三角关系当中。   Jas 和她的男朋友Marcus(Babou Ceesay 饰)决定从监狱中救出一位政治犯Dhari (Nathaniel Martello-White 饰),在营救过程中,这对情侣的关系遇到了挑战。期间,他们加入了一个为民权做斗争的激进地下组织,两人关系更加紧张,而Jas又重新燃起了对前男友Kent(伊德瑞斯·艾尔巴饰)的感情,而Kent则正在努力尝试以一种更能被社会接受的方式做斗争。   最近,时光网得到了一次专访32岁的平托的机会,我们听她介绍了这部新剧以及跟她一起演戏的艾尔巴和编剧莱德利,还谈到了名气给她生活带来的影响等等内容。

所以,不论何时,如果你简单地用数字去统计那些参与过历史政治运动人,那你就完全没有领会到整个历史事件的重点。人们的故事才是重点。我跟伊德瑞斯讨论的是Jas和Kent的关系以及他们的信仰体系,他俩不能在一起就是因为信仰不同。Jas坚持自己的思维模式,而Kent的思维模式跟她非常不一样,两人又都各执己见,不愿让步。这也没什么对与错,他们都想取得积极的斗争效果,只是观点不同而已。   

Mtime:你提到了约翰·莱德利,能不能讲讲你们之间的关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他印象怎么样?后来你们一起拍摄《游击队》有改变你对他的看法吗?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不过我觉得这不仅会发生在我们觉得漂亮的人身上,其实大多数女人都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我们的形象基本上就是纯洁、精致、如花似玉等等。   

Mtime:你饰演的角色Jas看起来像是个自由战士。你觉得自己也是这样的吗?你身上也一样有信念和勇气吗?   

Mtime:这部剧中有一句非常好的台词,是Jas回忆自己跟Kent的过去时对Kent说的,“你总是觉得我徒有外表。”我很好奇,因为演员这一行是很看重外表的,你职业生涯中是否也经常有像那句台词一样的感受? 

芙蕾达·平托: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们没有这种顾虑,一点都没有。我并不认为这部剧会让人们开始对恐怖或激进行为产生同情。这部剧真正讲述的是主角们经受的巨大压力,可能会让你联想到警察暴力和其他压迫性体系,这些东西不会让我们顾虑。我觉得归根结底,这些角色都饱受压迫,是信仰驱动着他们去为更好的世界而奋斗。最好的例子就是约翰·莱德利在《为奴十二年》里创造的一个角色,莎拉·保罗森饰演的艾普斯夫人。这个角色并不受欢迎,如果你记得剧情,你会知道她对露皮塔·尼永奥饰演的那个角色并不好。但与此同时,她(莎拉·保罗森)又在为自己的角色辩护,她说艾普斯夫人当时处于压力之下,她做的是那个时候她认为对的选择。现在说到我们这部剧,观众们可能要看完六集才能知道这两个主角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芙蕾达·平托:伊德瑞斯和我花了大概一下午的时间互相探讨各自的角色。他是我们这部剧的制作人,他会跟约翰·莱德利还有Sky Atlantic的工作人员一起做幕后工作。作为这部剧的主力,我觉得他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他用自己的名声、号召力、公信力来让大家关这个国家曾发生过的事,他就在这个国家出生,并且亲身经历过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段日子。虽然我们一起探讨角色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地涉及现在的政治问题,也没深入讨论剧情中的那段历史,但我希望大家能记住一件事,虽然我们这部剧是从政治角度切入的,但整个故事还是关于人本身的。

Mtime:我觉得跟约翰谈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认真谨慎。拍《游击队》的时候,他执导了三集(一共六集),自己写了五集剧本,剩下的一集也是跟别人合作的。那制作这部片子的时候他愿意跟别人合作,听别人的意见吗?   芙蕾达·平托:(打断)你指的是他做导演的时候还是不做导演的时候?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芙蕾达·平托

Mtime:你能介绍一下兼任了这部剧制作人的伊德瑞斯·艾尔巴吗?   

人们总希望在女性角色身上看到那些特质。所以我特别喜欢那段情节,像被解放了一样,不仅是说Kent,而是在说一直以来所有只看女人外表的那些人,我觉得女性未必就要跟精致讲究挂钩。那句台词点出了真相。约翰·莱德利作为一位男性,能为女性角色写出这样的台词,我真的要向他致敬了。